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春秋与魏晋的文化有什么异同点?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7 01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.春秋“入世”与魏晋“出世”

春秋时期,礼崩乐坏,贵族最低阶层“士”既无田而食又失去了原有的职务,这使他们从沉重的宗法制和氏族血缘的羁绊中解脱出来,获得了流动的自由、职业选择的自由和思想的自由,于是开始以独立知识分子的面貌出现在历史时期中,他们当中的大部分接受过政治文化教育,具有某一方面的专长,于是与普通人相比他们更希望最大限度地实现自己的价值。“士”阶层的自我追求,加之诸侯争霸对于人才的渴求,造就了春秋文化积极的“入世精神”。但与春秋士人不同的是,魏晋时期的士阶层并未展现出积极的入世态度,而是由“入世”转向对自我价值的探寻。魏晋时期战乱连年,民不聊生,过去行之有效的儒家治国之典显得愈发不合时宜,魏晋的士阶层对传统礼教愈发不屑,而崇尚“非汤武而薄周孔,越名教而任自然”。这一时期的士阶层回归对自我的关注,探寻生命本真意义,自我真实内心的追逐却放荡于乱世不得志之中。逐渐形成了“出世”的文化风气。

2.春秋“恪守”与魏晋“张扬”

魏晋时期,饮酒放诞、裸袒成性是社会常见。何晏开创的服药行散在士阶层形成风气。服五石散后需饮温酒、吃寒食,常常面庞微醺,身姿婀娜,衣带飘飘,颇有仙人之姿。何晏说“服五石散,非唯治病,亦觉 神明开朗”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写《酒德颂》的刘伶,他常乘鹿车携酒而喝,肆言“死便埋我! ”《世说新语》中载“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,肆意酣畅,故世谓竹林七贤。”魏晋文士有一颗装睡的心,愿意肆意挥洒自己的真性情,但行至末路,也有阮籍一场“穷途之哭”。在中国历史上,从未有哪个朝代像魏晋这样推崇张扬的个性之美。

春秋“恪守”的文化风气,首先可以从周礼开始追溯,春秋时期,礼乐文明遭到破坏,出现“礼崩乐坏”的局面,西周礼乐文化虽遭到破坏,但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破坏。正如清代顾炎武在《日知录》( 卷一三?周末风俗) 中所言:“春秋时犹尊礼重信,而七国则绝不言礼与信矣;春秋时犹宗周王,而七国则绝不言王矣;春秋时犹严祭祀、重聘享, 而七国则无其事矣;春秋时犹论宗姓氏族,而七国则无 一言及之矣;春秋时犹宴会赋诗,而七国则不闻矣;春秋时犹有赴告策书,而七国则无有矣。”可见春秋时期,周礼对士阶层依旧有很大的约束力。

3.春秋“礼乐合一”与魏晋“礼乐分离”

春秋时期,礼乐合一,二者密不可分,“礼”讲尊卑等级,“乐”求和谐团结。若只有“礼”,虽然能形成上下有序的等级,但会忽视人情,而要达到社会具有人文关怀就需“乐”的作用。只有两者相辅相成,最终才能实现所谓的“王道之治”。可以说,魏晋以前,乐一直是服从于礼的,尽管乐有陶冶人的道德性情的美学意义,也受锢于统治者的意志。魏晋时期,政权更迭、社会动荡,以礼乐为代表的儒学也衰落到遭人鄙弃的地步。 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们把自己压抑在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、酒、药中的热情肆意挥洒,魏晋士人纷纷追随,也效其皮毛,追求艺术的美学意义,一时间蔚然成风。

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,礼与乐逐渐分离,艺术不再是统治者教化百姓巩固政权的工具,而是完全为了士的审美需求而存在。